http://www.hardcoretube247.com

【如歌岁月】郭振杏:《走进“女儿国”探秘摩

  说到“女儿国”,你的脑海里是否马上就会浮现《西游记》里,国色天香的朱琳老师饰演的倾城倾国的“女儿国”国王?是否想到那个全国上下清一色女人,连猪八戒都大受欢迎的国度?然“孤阴不生,独阳不长”,为了繁衍后代,上苍赐给她们一条“子母河”,成年女子想要孕育孩子,只需喝一口“子母河”里的水就会怀上孩子。孩童时读到这里,惊诧不已,认为吴承恩先生的脑洞是如此的大开,竟能杜撰出这么神奇的地方。

  长大后偶读《走出女儿国》,才知道中国真有一块这样神奇的土地,它位于我国的云南省西北,四川、云南交界处。它也有一个神奇的湖,当地人叫它“母亲河”。从山上的观景台俯瞰“母亲河”,它是一个心脏的形状,湖水清澈见底,湖水的颜色随着天空的颜色变化而变化,碧空如洗时,它湛湛蓝蓝;乌云蔽日时,它墨绿墨绿。靠近湖边的湖面上飘着一大圈的白色小花,这种小花有一个令人一听难忘的名字——水性杨花。湖的四周草木旺盛,花团锦簇。而在这风光秀丽的“母亲湖”——泸沽湖畔,居住着一群仍保留着古老的母权制家庭形式的神秘摩梭人,也是我们常说的“神秘的女儿国”。从那时起,走进“女儿国”,探秘摩梭人就成为我的一个念想。一晃经年,这个念想直到今年暑假才得以成真。

  云南导游冲哥刚好跟摩挲男孩“龙珠”是相熟的朋友,而龙珠的舅舅恰好就是摩挲文化的传承人兼宣传人。早上九点,等冲哥联系好龙珠后,我们便从丽江直奔摩挲人家而去。在转了七八个山头,绕了八九道弯弯后,到达“舅舅”家的村庄时已是午后三点多,“舅舅”和龙珠早已在村前的大梨树下翘首以盼。远远地看到我们的车,他们就开始挥手致意。龙珠长得不算高大,一米六多的样子,肤色暗红暗红的,头发微卷。比起龙珠,“舅舅”的身材就显得高挑许多了,有一米八左右,他穿着老式的西装,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毡帽,脸上的肤色也是暗红暗红的(云南的日照时间长,紫外线格外强烈)。看到我们下车,他们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非常热情地招呼着我们进入他们的院子。

  他们家居住的房子有点像我们农村的老式四合院,与我们这边不同的是,他们的房子全都是用圆木做成,摩梭人称它为“私鲁鱼垮”,意为木头房,也叫木楞房。进门后就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大天井,天井的正后面有一间大房子,这间房子在他们这里叫作“祖母房”。天井两边各有一排房子,左边的房子是单层的,那是龙珠和他哥哥的房间,而右边的房子是双层的,龙珠的姐姐就是摩挲人口中的“阿夏”(行过成人礼的女孩)的花房就在右边的二楼,即“阿夏房”。龙珠姐姐已经开始走婚了,目前她已育有两个小孩。听“舅舅”说,摩梭人的婚姻还保持着“男不娶、女不嫁”的“阿注”走婚制。“阿注”即朋友的意思,成年的男子和“阿夏”通过庆典活动,如祭祀活动或载歌载舞的篝火晚会等认识,通过歌声传达爱意,慢慢了解,等阿注关系确定后,男子就会每晚摸黑到阿夏房里走婚,翌晨又回到自己家中。“舅舅”笑着说,在他们这里,夫妻双方一辈子过着情人般的生活,没有柴米油盐的琐碎,没有养儿育女的揪心,他们只负责谈情说爱,因为他们共同生下的孩子不用父亲抚养,是由舅舅抚养长大的。

  天井的上方飘扬着各色的长三角形的布条,我知道这是信仰佛教的少数民族的经幡,经幡从右侧的“阿夏”房的房顶横过天井连接到左侧的房子,每间房子的屋檐内侧都挂着一串串金黄色的干玉米,门框两旁挂着一件件皮毛,白色的,灰色的,看起来好像大多数是羊毛。龙珠和“舅舅”在祖母房也就是他们的正房里招待我们。他们的祖母房是多功能的,集卧室、客厅、厨房为一体。一走进去,最引人注意的莫过于房子两侧竖着的两根单人双手难以环抱住的木柱子。“舅舅”说这是代表摩挲男女的男柱和女柱,寓意着家是由男女共同支撑的。摩挲孩子长到13岁时,家人依照风俗会为之举行成人礼。女孩叫穿裙礼,男孩称穿裤礼。成年礼在农历正月初一清晨举行。到时男孩站在正房左边柱下,女孩站在右边柱下,左脚踩着猪肉,右脚踩着粮食口袋,象征今后吃用不尽。女孩由母亲为她脱去旧的麻布长衫,穿上美丽穿裙礼的金边衣、百榴裙,系上绣有花卉图案的腰带,为其盘缠发辫,配上项链、耳环、手锡等饰物。男孩则由舅舅为其脱去旧的长衫,穿上新的上衣和长裤,扎上腰带,佩上腰刀。这时,穿上新裙或新裤的孩子,还要把狗唤进屋来,给狗喂饭团和猪肉,并说:“狗能活60岁,人只能活13岁,咱们换个岁数,我才能长命百岁。”这样,成人礼就算礼成了。在女柱的后面,靠墙的地方有一张固定住的一米左右的床,床的三面是封闭的,只有床的正面是敞开来的,正面的床沿雕刻着各种栩栩如生的图案,床内挂着白蚊帐。“舅舅”说这是“阿妈”(家里的祖母)的床。祖母是摩梭家庭中身份地位最高的长者,掌管着家庭的财政和决策权。男柱右侧是一个佛台,摩梭家庭称它为“司土”,即“房心佛”。房内正中的墙壁上挂有一块火神牌,它象征着母系家庭象火一样的旺盛,那是家庭里的图腾,也是他们的吉祥物。火神牌下是一个烧着火的火坛,火坛上放着一个黑漆漆的铁壶,此时上面正烧着开水,“咕噜咕噜”地叫着。“舅舅”说这是千年火坛,从搬家起,这火坛里的火就不能熄灭。摩梭阿妈戴着摩梭人特有的由布条缠绕而成的帽子,说着带点生涩的普通话迎着我们,安排我们坐在他们日常待客的位置上。我们坐的地方也是有讲究的,两条长木凳子,一条给男性坐,面对着床的是给女性坐的,我们女性坐的长木凳后面其实是一扇门,叫作“生死门”,但这扇门不常开,只有在女人生孩子和死亡时才会打开,进入里面,平时都是关闭的。我们的前面放着一张四方木桌,此时上面正摆满了他们这里的特产:核桃、山楂、自己发酵的酸奶、刚刚擂好的酥油茶、阿妈私藏的自酿的青稞酒……热情好客的阿妈、“舅舅”一直劝着我们多多地品尝他们的特产。在敬我们喝青稞酒时,“舅舅”还深情地为我们演唱了一曲他们摩梭语的敬酒歌“玛达咪”。

  摩梭人也是一个号称一生下来就会唱歌,一会走路就会跳舞的民族。“舅舅”演唱的“玛达咪”情深义重,醇厚悠扬;阿妈的青稞酒甘甜清冽,沁人心脾;摩梭人的风俗文化历史悠久,神秘独特;摩梭之旅让我镌刻心底,久久不能忘怀……

  郑重声明:投稿必须为作者原创作品,并且没有在其它微刊(微信公众平台)发表过,严禁抄袭、侵权,所有来稿文责自负,本微信公众平台概不承担任何连带责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