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ardcoretube247.com

利益还是责任?暴雷民企续命之后的生死抉择!

  今天盘面反弹,花朵财经(F-Finance)就和大家说一个轻松的事情,排雷。

  目前还在等最终处罚通知的康美药业和康得新,就是在这个时间段爆出惊天巨雷。

  A股市场中,很多上市公司在2015年-2016年间大玩并购重组,重组业绩承诺不达标的比比皆是。因为执行新会计准则,因此在4月30日之前,想要对自己的承诺进行反悔。怎么办?

  举个例子,某家上市公司A想去收购B公司,B公司盘点家当,发现账面价值只有5亿,但是“市场发展前景良好,有重大成长预期”,因此开价13亿,产生8个亿的溢价。上市公司A收购花掉13亿,只买来5亿的东西,中间8亿的帐做不平,怎么办?按照当时的会计准则,一般这8亿算作商誉,也记在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放在资产里。

  最后,什么亏损都做成商誉。很多企业的商誉就成了企业亏损的遮羞布和垃圾倾倒池。

  本来,如果企业确实做得不错,年年营收、净利双增长,把赚来的钱用来消化商誉也无不可。

  一方面,是决策层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的治理心态,要求规则制定更加国际化,透明化;另一方面,是并购重组的业绩承诺期限(一般为2-3年)已经时不我待。摆在上市公司面前的,要不一次性商誉减值,免受处罚;要么等新规则出现,摊销之后资不抵债,很有可能被秋后算账。

  商誉减值,排雷之后,并不是万事大吉。只要你的企业还在亏损,出现经营困难是早晚的事。

  还记得,在2018年的一次纾困性质的座谈会上,东方园林的前实控人,董事长何巧女说出了那句著名的“现在民营企业太难了,如果易行长给我批准一个银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业于血泊之中,一个一个地救。”

  据说座谈会上的领导一个个被逗得开怀大笑。很多人也因此说她“商界花木兰”的称号更响亮了。

  凭借这种敢说敢作的闯劲,商界花木兰将东方园林的市值,从2009年上市时的58.3亿,一路攀升,到2017年10月达到602亿,成功成长10倍。按说,也是不到10年就10倍的大牛股了。只不过,在资本市场折腾一番之后,公司的现金流捉襟见肘,融资成本高昂,举债度日的苦日子就来临了。

  从半年报公司的现金流表现来看,已经窘迫的地步。去年,账上还有5100万,今年上半年,账上已经是负8.01亿,同比下降287.55%!

  东方园林已经属于民营上市公司的头部企业。难看的财务数据让他面临欠薪风波,甚至连招聘费用都还不上,被迫和招聘公司对簿公堂。

  公司从去年5月开始大规模裁员,到10月更开始拖欠薪水,公积金和社保断缴,2017年的奖金拖着没有发放,2018年的奖金也被取消。

  东方园林面临的问题,并不是个案。很多上市民企大股东高位质押爆仓,商誉暴雷,财报暴雷……

  危机暂时接触后,我们回过头看纾困的过程,就能够明显发现,纾困资金其实只是解决民企资金暂时周转的问题,让接近爆仓的质押盘延缓引爆。但资金的利息和时间成本,很有可能是压垮这类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半年报显示,公司账面上有14亿现金,但却有35.67亿短期借款,12亿长期借款和5亿一年之内到期的长期应付款。光是上半年支付的财务利息,就高达5.07亿!

  “2019年8月6日,东方园林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唐凯拟向北京市朝阳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全资子公司北京朝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协议转让所持公司5%股份,价格为7.92亿元。并将16.8%对应的表决权无条件、不可撤销地委托给朝汇鑫。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朝汇鑫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北京市朝阳区国资委会将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变更结束后,北京朝阳国资委持有公司10%的股份,拥有表决权数量7.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26.80%,东方园林也成为朝阳国资中心下属首家A股上市公司。

  2018年年报公布,公司实现净利润15.95亿元,同比下降26.72%,但仍旧10派0.94元。这种分红方案,是自2015年以来东方园林分红派息最高的一次。哪怕在公司大赚特赚的2016-2017年,这种分红方案也没有出现。

  何巧女夫妇作为一致行动人,是东方园林最大股东,分红时的持股比例达44.13%。是这个方案最大受益人。同时,2018年度报告期内,公司董监高报酬合计1505.79万元。

  被辞退且没有原始股的员工,断缴的社保和公积金,高薪的董监高和负债高企的上市公司,一副奇幻的图景在A股市场中如万花筒一般不断旋转。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